乡月网 传播乡情 宣泄乡愁

乡月文化传播

房贵与黄河水车

2015-3-8 17:1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52| 评论: 0|来自: 乡月文化网

摘要: “躬身曲背路悠悠”,“润物琼浆流不尽”,这是人们对水车的形象描绘。水车最早发明于东汉。《后汉书张让传》记载,“使掖庭令毕岚铸铜人四列于仓龙、玄武阙,……又铸天禄蛤蟆,吐水于平门外桥东,转水入宫。又作翻 ...

 “躬身曲背路悠悠”,“润物琼浆流不尽”,这是人们对水车的形象描绘。水车最早发明于东汉。《后汉书张让传》记载,“使掖庭令毕岚铸铜人四列于仓龙、玄武阙,……又铸天禄蛤蟆,吐水于平门外桥东,转水入宫。又作翻车渴乌,旋于桥西,用洒南北郊路,以省百姓洒道之费。”唐代李贤注:“翻车设机车以引水。”三国时马钧又改进了翻车。到唐宋之时,水车遍及江南及中原各地,也成为文人骚客吟诵的对象之一。

    水车最早传入甘肃在明朝正统年间,由靖虏卫都指挥使房贵建造。“房贵,直隶庐州府合肥县人,初为汉中守备,以军功授宁夏卫指挥使。正统二年,复迁靖虏,同藩臬建置靖虏城垣、公廨、墩塘,事竣,遂敕守备;正统三年,奏设学校、仓场、驿递,规划尽善;景泰元年,奏讨楚府,牧军七百以资战守,百务聿举,事妥人安,至今官民咸享其利;天顺三年乞休,遂籍于卫。”“公之练达老成,举事明敏,一时边将鲜有出其右者。”这是《道光•靖远县志》和《康熙•靖远卫志》中对房贵宦绩的大概记述。


    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作为地方军政首领,房贵在靖虏卫任职的二十多年中,也为发展地方经济和社会公益事业做出了许多突出成绩。兴修水利,建造水车提水灌溉就是其中之一。正统三年(1438年),房贵考察黄河两岸地势平坦却不无法灌溉,便组织民众兴修水利,在黄河两岸筑堤开渠引水,并仿照老家直隶庐州府合肥桔槔挑轮而建造了“天车”,即水车,安置在靖远城北(即今之靖远县人民医院附近),称为“房家车”,沿河农民纷纷仿效,水车便在黄河岸边推广开来。《康熙•靖远卫志》中有一段对古遗址《水池》的记载,确切的说明了此事。“水池,在北城外,正统三年,指挥房贵建于黄河南岸,安置水车城北,挑大池引水注池,汲取甚便。年久,被水冲坏而崖岸犹存。今城北沿河上下用水车浇灌园圃菜果,给用不乏,盖皆仿其遗意而为之者。”由此可证,房贵建造的黄河水车比之兰州段续于嘉靖二十年(1541年)以后才仿制的水车,不仅早了一百余年,而且沿黄河上下浇灌田地的水车,都是由此而仿制的。

    黄河水车一般建在有一定落差的河边或水渠中。在河边或大渠之中砌有石槽,石槽两旁砌有二米多高的石台,台上装有对称的木支架,水车大轴安放于石台木架之上,石台木架承担着水车的全部重量,并让水车悬立于石槽之中。水车从大轴到轮缘,是用四五十根方木条向外辐射连接轴心与轮缘。为了让水流带动水车转动,整个轮缘装有1米多长0.5米宽的叶板,大轮边缘等距离斜挂30余个长1米,口径20厘米见方的水斗。石槽中湍急的流水带动水车转动的同时,水斗汲水后也升到高处,把提上来的水倒入水车旁的导水槽中。如此往复不停,水车就将低处的水提到高处。河水也就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园圃,流向了田野。水车最大的直径有20米,小的直径也有10米左右。房贵建造的黄河水车,其疏密有致的精巧结构,雄伟挺拔的优美造型,吸引沿河农民纷纷驻足观赏。民间也流传着许多有关水车的趣闻。当年,有一农夫牵驴过其下,仰见车轮翻滚,水流不竭,真不知有多少水斗汲水,乃伫立而细数之,总数不尽。农夫颇悟之,于是脱下衣服挂在水斗上以作标志,如此又数了三百六十下,还没有个尽头。原来衣服早被水流冲走,农夫却不得其解,而驴已脱缰远走,乃懊丧地自语道:“真可笑,真可笑,自家舀水自家倒,数了三百六十下,没数完,驴跑了。”黄河水车在古代作为唯一的以自身动力来提灌的工具,具有节省人力、畜力,成本低,好管理等诸多优点,因此被沿河农民仿效并推广。水车的仿效推广,对当时农业生产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据靖远县县志办有关水车的档案记载,至民国三十四年(1945年),靖远沿河有水车60辆,浇灌着15515亩土地。水车也成为黄河岸边一道亮丽的风景。至今,在靖远县的八大引黄灌溉渠之一的“靖乐渠”旁,犹存许多水车提灌的堤坝,但都已改为电力提灌了。2002年以前,靖远县乌兰镇西滩村的两辆水车,还在转动提灌,其原始古朴的自然风貌,优美和谐的田园景观,使得兰州等地许多摄影爱好者慕名专程来靖远拍照创作。因此,靖远水车的雄姿倩影也就散见于甘肃诸多报刊书籍。

    随着历史的变迁和科技的进步,黄河水车这一古老的提灌工具,逐渐被电力提灌代替而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其身负水斗,往复不停,无偿地以自己的辛劳而滋润黄土地的奉献精神,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怀念。人们在怀念水车的同时,也叹服先祖们在与自然的斗争中的智慧与精神,也感叹历史之变迁与世事之莫测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回顶部